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24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24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3。24章

  在我正在想象着吴小涵要怎么虐待我的时候,她却把那双我最爱的小脚抬了起来,伸到了我的嘴边:「好了,想不想舔我的脚呀?你今天还没舔过呢。」
  我点点头,用嘴唇含住了她秀美的脚尖。

  一如既往地,我把舌尖伸到吴小涵的脚趾缝里,不放过每一个角落,一遍又一遍扫过她的莹洁细腻的肌肤。

  然后,我又分别和她的每一个脚趾都缠绵地舌吻上几十秒——舌头攀附在她的脚趾上旋转着,向那每一个脚趾诉说着我的爱慕和思念。

  吴小涵坐在沙发上,依然抬着她的腿来把脚凑到我的嘴边。

  从她的表情看得出来,她已经习惯被舔脚的感觉,不再觉得痒得难受了。
  不一会,吴小涵先开口说道:「你的舌头舔得我这么舒服,我好喜欢它呀。」
  「谢谢。」我简短地回应后,继续着和那些乖巧的脚趾们的长吻。

  「你不是说你也想玩刑虐了吗?你的舌头这么讨我喜欢,我都想虐它了呢。可以吗?」吴小涵轻轻地问。

  「嗯嗯。」我一瞬间竟然没有多少恐惧,就兴奋地点了头。

  「你想清楚了,真的要被我虐?」她面色微红地问道。

  我又点头确认。

  「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变态呀?一边说喜欢你的舌头,一边又说想虐它。」
  「没有呀。」我笑笑:「我的舌头是该受惩罚了呢,之前它都玷污了你的身体,怎么惩罚也不为过呢。」

  「小傻瓜,那你爬到调教室里等我好不好?虐完我会让你继续舔的。」吴小涵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  我点点头,乖乖从沙发前离开,爬到了调教室里。

  吴小涵于是仿照之前虐待魏麒的操作,命令我把舌头伸到最长,放到调教室里的桌子上,让她用钉子固定住舌尖。

  钉子对准我的舌尖后,她手上的锤子敲了下来。

  光是舌头被钉子击入的一瞬,我就已经很疼了——那疼痛仿佛从舌尖一直蔓延到舌根,直直扩散到脑里。

  而她又狠狠敲打几下,把钉子钉穿我的舌头稳稳敲入到桌板——每一下敲击都仿佛都在牵动着我全身的神经,刺痛感从舌头一直传到了脚尖。

  看着她终于放下了锤子,我「呼」地松了口气。

  但是,转眼间,她已经赤脚站上了桌板。

  吴小涵先是用那细嫩的脚趾,轻轻地拨弄和碾压起我的舌头来。

  「舒服吗?」她问道:「是不是很喜欢我的脚踩在你的舌头上呀?」

  我轻轻「嗯」了一声——舌头被钉住的我,也说不出更多的话了。

  确实,她那依然带着体香的小脚,和脚尖极其轻柔的触感,让我很是享受。
  当然,舌头还依然因为钉子的钉穿而疼痛着,只是,得到这样绵软的抚慰,疼痛似乎也都是可以忍受的了。

  她又问道:「那……作为回报,你让我的脚也好好享受你的舌头,你一定是愿意的吧?」

  我依然只能「嗯。」

  于是,她便踮起脚尖踩在我的舌头上,同时手扶着墙,让另一只脚渐渐离开桌板,把体重都集中在脚趾和我的舌头接触的那个点上。

  「啊啊——」我疼得叫出了声——纵使她的脚趾足够绵软,但当她全部的体重集中在那么小的面积上,足以把我的舌头彻底压扁,压得我钻心地疼痛。
  在我疼得闭上了眼睛的时候,却听到了吴小涵软绵绵的声音:「不喜欢吗?我还以为你喜欢我的脚趾呢。」

  我轻轻摇摇头。

  「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我的脚趾呢?喜欢就点头,不喜欢就摇头。」
  我显然只能点头——我可不愿从此失去碰她的脚趾的资格。

  「既然你喜欢的话,那——」她说完,脚下用力扭动了一下:「就要好好满足我的脚趾噢。」

  脚趾这么一动,把我的舌头狠狠地往侧面拽了一下,于是,舌头被钉子钉穿的伤口便被撕扯开,流出了鲜红的血。

  我疼得喘气越来越急,她却慢悠悠地说:「让你的舌头被我这么漂亮的脚趾踩烂,真是便宜你了呢。可你现在居然还想用你的血来弄脏我的脚趾,实在是不识好歹呢。既然这样,我只能穿上鞋踩你了噢。」

  说完,她走下了桌板,径直走出了调教室。

  我开始感到恐慌了——就是吴小涵变得再怎么宠爱我,一进入刑虐模式,她还是会变回那个恶魔。

  果然,很快我就听到了高跟鞋的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,离我越来越近。
  吴小涵走回了调教室,不由分说地踩回了桌板上。

  我这才看见,她脚上的那双高跟鞋,是她以前踩踏时穿过的一双红色高跟鞋;那双高跟鞋纯粹为调教而备,她从不穿着出门,于是鞋底很是干净。

  只是,那又高又细的鞋跟,看起来让人心惊胆战。

  不过……仰望着她的高跟鞋,倒是实在让我又加深了对她的崇拜呢。

  她就应该是完全主宰着我的吧——我的舌头,那屡屡玷污她的身体的罪犯,此刻似乎就应该接受正义的惩处了呢。

  可惜我的舌头被钉住无法说话;不然,我一定会喊出:「尽情惩罚我吧,小涵学姐。」

  她倒是没有再浪费时间挑逗,直接把鞋跟重重踩在了我的舌头上。

  剧痛让我惨叫出声,全身一阵颤抖。

  看吴小涵一直没有抬起鞋跟,我的双手终于忍不住移到桌板上,企图移开她的鞋跟保护自己无助的舌头。

  而吴小涵赶在我的双手侵犯到她之前,把鞋跟抬了起来。

  可是,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呼一口气,她又狠狠地把鞋跟跺到了我的舌头上。
  那鞋跟像是直接扎穿了我的舌头一样,和桌板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
  这种碾碎一切的剧痛,让我的泪腺毫无预兆地决堤了。

  在我的双手还在抓住桌板抽搐的时候,吴小涵抬起了脚,很不屑地说:「这次,才踩了两下就哭了呀?真是越来越没用了呢。」

  她狠狠跺下来,在我的凄厉的惨声中继续说道:「一个男人,整天就只知道哭哭啼啼,连废物都不如呢,你说对不对?」

  我一边狰狞着对抗她鞋跟持续带来的剧痛,一边无助地点点头,接受吴小涵的论断。

  吴小涵于是抬起脚:「既然连废物都不如,那要了也没什么用了,干脆就真的虐废了好咯。」

  于是,又一脚残暴地踩跺伺候了上来,正正击中我的舌头。

  我疼得不停前仰后合,双手企图遮挡住她的鞋跟,却在她严厉的眼神中只好又收回。

  连续挨了好几下鞋跟的踩跺后,剧痛又强行让我的大脑进入了「只想逃命」的状态。

  终于,我再也忍受不了了,本能地拼死捂住了自己的舌头。

  吴小涵不为所动,依然狠狠地跺下来——鞋跟径直撞击到我的手背上,立刻就让把我的手背戳破,流出了血。

  手臂上的肌肉几乎是非条件反射一般,立刻抽回了剧痛中的手掌。

  而吴小涵抓住机会,鞋跟又狠狠跺下来,继续撞毁着我已经血肉模糊的舌头。
  在剧痛中我已经无力思考,任由自己的本能驱使,用另一只手保护住还在剧痛中的舌头。

  而吴小涵也毫不含糊,鞋跟直接跺到了我的另一只手上。

  是的,她根本不在意她鞋跟下踩到的是我的手还是舌头——我敢遮,她就敢踩。

  可我那该死的本能,在每次舌头已经再也无法忍受时,还是让我用手去遮挡一下,给舌头换回两三秒的喘息时间。

  而她甚至还不忘卖乖:「说好了只踩你的舌头的,为什么你总要把手也伸过来给我踩呀?」

  我呜呜叫着企图说出话来,她却淡定地说道:「好吧,好吧。你想让我踩就伸过来吧,我会满足你的。」

  鞋跟一下又一下地砸在我的舌头上,而那清脆的响声却仿佛是直接砸到了桌面上一般——这每一击时,在鞋跟和桌面的挤压下,我的舌头都几乎被打穿出孔来了。

  「小冬瓜,钉子好像已经快把你的舌头扯开了哎。你就这么想把舌头从钉子上挣脱吗?这样可不乖噢。」

  说完,又是一下猛击。

  她不知疲倦地踩踏着我的舌头,直到我的眼泪都快流干了。

  终于,吴小涵似乎看出来了我已然无神的眼睛,低头看着我:「怎么样,还想继续吗?」

  我连忙摇了摇头。

  她装出责怪的样子来:「你觉得……你的舌头受这么点惩罚就够了吗?」
  我知道,我只能选择摇头。

  看见我摇头,她接着问:「所以,你是想要学姐继续惩罚你的舌头吗?」
  我于是我绝望地啜泣着,微微点头同意。

  「好啦好啦,看你着可怜的样子,不折磨你了。」吴小涵摸了摸我的脑袋:「我知道你终究还是怕疼的。」

  她走下桌板后,先看见了我流着血的双手,说道:「所以嘛,我就跟之前的M说,把他们的手钉起来,是在保护他们的手。要是他们不让我把他们的手钉起来,说不定他们的手早就被我踩废了呢。」

  确实,我的右手现在疼得不行,中指和无名指现在已经弯曲不了了;而左手的情况似乎更糟,掌骨和指骨连接处的凸起都已经变形了,稍微一动,就疼得要命。

  女神的鞋跟果然比看上去还要更有杀伤力。

  她弯下身子,帮我把舌头上的钉子拔掉后,我也才看清我舌头的情况。
  靠近舌尖的地方,钉子穿过的那个洞被拉得很大,血在不停地流出。

  而舌头左右两侧被鞋跟撕裂开了好多口子,最大的一条甚至一直撕裂到了靠近舌头中间的位置,简直像是用刀割舌头割了一半的样子。

  舌头剩下的部分也完完全全血肉模糊,深色的组织翻了出来,肿大得不成样子。

  她拿来了她先前穿过的丝袜,塞到了我的嘴里,说道:「咬紧哦,贴紧在你舌头上止血」。

  那带着她体香的丝袜确实缓解了我的疼痛,只是,不知道这么止血会不会让我的伤口感染。

  缓了一会儿疼痛,又擦干净小桌板后,我终于跪回了沙发前。

  在吴小涵的脚边又跪了十多分钟,估摸着血应该已经止住了,吴小涵便让我把嘴里的丝袜吐出来。

  只是,丝袜已经和舌头上的伤口粘连在了一起,把丝袜扯出来的时候,便又把伤口撕破。

  吴小涵赶紧递上餐巾纸给我,问道:「今天是不是虐你太狠啦?」

  我用那又肿又疼,几乎说不出话的舌头回答:「没有啦。只要学姐开心就好。」
  那声音含混得我自己都快听不清楚。

  「你别说谎。」吴小涵说道:「我自己都觉得刚才虐你的时候又有点过了。」
  「没有啦,答应我,别乱想好吗?」我用脸蹭着她的脚背,哄她道:「被你虐,我是真的很幸福。真的。」

  实话说,我现在确实已经能接受一些疼痛,对于阳部的不太剧烈的疼痛,甚至确实会感到微微的快感;可是在舌头上的这种极其剧烈的疼痛,还是让我一点儿也享受不起来。

  但是,想到自己身上又有一个部位被我的主人玩过,又有一个部位为了我的女神的开心而做出了牺牲,我是发自内心地觉得,这一切是幸福的。

  而吴小涵此刻又弯下身,揉了揉我的脑袋:「看来,你是真被我玩坏啦。」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